深圳學校課後延時服務擬推新規,老師、家長有話説,你怎麼看?
2020-11-22 20:47
來源: 晶報

深圳學校課後延時服務擬推新規,老師、家長有話説,你怎麼看?

人工智能朗讀:

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2020年11月22日訊(晶報記者 顧蓉 王文麗 劉夢嬌)因臨時有工作不能及時去學校接孩子放學,咋辦?校內教師參與課後延時服務管理有補助嗎?課後延時服務是否豐富和規範?開展活動的經費是否足夠?

近日,深圳市教育局發佈了《深圳市義務教育階段學校課後延時服務實施意見(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實施意見》),擬對課後延時服務做一些新的規定。其中提到,服務主體為學校,服務對象是面向我市義務教育階段所有公辦、民辦學校在校生,服務時間由各學校根據情況,原則上安排上課日的下午,延長2個課時,服務內容應更加豐富規範;課後延時服務專項經費按每生每年1000元標準作為控制數,經費有所提升;參與課後延時服務的校內教師的取酬按照每人每次(2個課時)不低於150元、不高於300元給予補貼,且月補貼總額不超過班主任津貼額度。

“四點半活動”試點有多難?

2015年-2018年,深圳開展“四點半活動”試點工作,先後有320所學校成為“四點半活動”試點學校。市教育局經委託第三方進行調研,通過問卷調查,瞭解試點學校“四點半活動”授課、師資、學生參與度、項目受歡迎程度、家長及學校反饋、經費管理等內容,總結活動取得成效,同時為全面推進此項工作查找存在問題:

1.受相關政策約束,校內教師參與活動管理工作無法獲取相應報酬,一些教師的積極性受到影響;

2.活動課程豐富性不夠、個性化不足、開展的頻次相對較低;

3.按照原每生每年補貼350元標準,難以滿足活動需要,學校用於支付外聘教師課酬、教學器具和場地等費用不足,生均成本約需1000元/年;

4.學校購買服務引入社會機構缺位,尤其在資質認定和資源匹配方面缺乏。

以上問題如何解決?《實施意見》作了進一步明確。

●服務內容更加豐富規範

其中,對“服務內容和方式”相應拓展,除德育、體育、藝術和科技等課外活動外,《實施意見》補充了學校“開展教師答疑輔導、學生自主作業的學習活動”,即服務內容和方式包括校本課程、社團活動、學生自主學習、教師答疑輔導、購買校外社會機構課程、就近開展的校外活動等,嚴禁進行統一補課或變相統一補課,並規定“引入校外機構服務課程不得超過費用總量的50%”。

●專項經費每生每年標準提高至1000元

在實施下一輪市區財政體制事權劃分前,課後延時服務專項經費按每生每年1000元標準作為控制數。市財政統籌財力,加大對該項經費的扶持力度,每年市財政預留教育資金結餘部分,根據市教育局提出的分配方案(原則上市裏對該項目的扶持資金不超過總經費的50%),由市財政轉移支付給各區。在實施下一輪市區財政體制事權劃分後,該項目所需經費納入區級財政安排。

課後延時服務經費實行項目管理,學校按照在校實際參與人數編報、核算所需經費,專款專用,明確項目績效目標。學校年度封賬後,對項目完成績效進行公開公示。結餘資金由財政部門收回或轉作下一年度使用,各校不得截留、擠佔和挪用。民辦學校課後延時服務的專項經費預算由其教育行政部門編制,納入教育行政部門本級年度部門預算,並由教育行政部門撥付至民辦學校三方共管賬户,並由各區根據本區域發展情況,建立民辦學校專項經費審核與管理機制。

●校內教師參與服務有了經費保障

參與課後延時服務的校內外教師的取酬方面,校內教職工參照《深圳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加強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午餐午休管理的意見(深府辦規〔2018〕8號)》取酬標準為起點,按照每人每次(2個課時)不低於150元、不高於300元給予補貼,且月補貼總額不超過班主任津貼額度;外聘教師由學校校長辦公會根據其相關資質,研究確定取酬等級;對於外聘人員進入學校的,要加強資格審查和背景調查,外聘外籍人員進入校園參與課後延時服務須向有關部門報備。

●學校是課後延時服務主體

市教育局也強調,課後延時服務對象是面向我市義務教育階段所有公辦、民辦學校在校生,服務時間由各學校根據情況,原則上安排上課日的下午,延長2個課時,服務要求明確提出對本校教職工、遴選社會機構或外聘教師、學校責任、課程管理等具體要求,鼓勵和支持本校教職工在按質按量完成學校教育教學工作的前提下參與課後延時服務,校內教職工參與課後延時服務不得掛靠社會機構。充分發揮學校在課後延時服務中的主體作用,高質量設置服務課程,確保意識形態安全,真正有效地培養學生興趣愛好、促進學生健康成長,適應我市經濟發展及教育高質量要求,促進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

此舉的目標任務為堅持“五育並舉”,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包括健全深圳市義務教育階段學校課後延時服務保障體系和管理機制,均能為所有確有需求的學生提供安全有序、健康向上、公益普惠、豐富多彩的課後延時服務,切實減輕廣大家長接送孩子的生活壓力。實施原則堅持政府主導、學校主責、五育並舉、因材施教、質量第一、公益普惠等原則。

學校需全面瞭解掌握學生髮展需求,構建豐富多彩的課後服務課程體系,最大限度地將服務內容覆蓋到每一位學生;學校應充分整合和利用社會資源、家長資源,建立資源引入和管理機制,實現家、校、社協同育人。鼓勵各區藉助信息技術手段,創建課後延時服務管理信息平台,用於本區學校課後延時服務的監督管理、課程質量評價、師德評價、社會服務機構評價等方面。

聽聽學校怎麼説?

●龍華區和平實驗小學校長宋鵬君:學校、家庭、社會需形成教育的“鐵三角”

我認為這對於那些總是不能按時被家長接走的孩子,是一件好事兒。放學後無人陪伴的孩子們沒有安全保障,是很讓人擔心的。同時,我們應該引導家長們正確認識、理性對待課後延時服務。一方面,家長不能認為既然有經費支持,每天都可以晚些接孩子,讓孩子在學校繼續學。另一方面,學校應避免將課後延時服務做成讓孩子繼續坐在教室裏學習。孩子需要户外、自然、與人交流。經費增加了,但如果是市場上有質量的藝術體育課,1000元可以上三到五次體驗課。我們學校將根據經費,儘可能地服務到確有需要的學生,比如請建築師、科學家、醫生、警察、律師等各個行業的專家來校為孩子開講座,通過博士課堂、生活課堂、陽光體育給孩子一些選擇。我們也會盡可能地鼓勵、挖掘老師們開展一些活動,讓孩子對學科外的知識、社會有所瞭解。

孩子每天時間就那麼多,學校、家庭、社會,需形成教育的“鐵三角”,任何一個一邊缺失缺位,都會造成缺失。我覺得“學校和老師因加重負擔不願意為學生進行課後延時服務”等情況是不存在的,但是,我們不希望孩子們的時間被學校、老師和作業填滿,一定要讓孩子能有更多的時間進行親子交流、參加社區的活動、走近大自然、參加體育鍛煉、社交活動等,才能讓孩子身心健全地發展。

●深圳市羅湖外語學校教科處主任趙永華:這是惠民善舉,但希望“好事要辦好”

我認為這是深圳教育踐行“辦人民滿意教育”的惠民善舉,必定大快人心。但是,義務教育學校課後延時服務,必定會觸動一些校外輔導機構和學校部分老師的利益。好事要辦好,不能讓課後延時服務造成家長怒、老師怨、社會亂。

要辦好課後延時服務,首先要明確學校課程的設置,不應變相上課或補課,而應開展社團活動和研究性學習。另外,課後延時服務是否收費?收費標準是什麼?參與服務老師的補助標準是什麼?收取的資金如何使用?由誰監督?義務教育學校放學後延時服務可優化“四點半課堂”,創新“家庭、學校、社區”協同育人模式,真正保障學生晚走願留校,留校有成長,成長很美好。

●羅湖資深班主任藍老師:孩子課餘生活應多姿多彩,不應侷限校園內

這個延遲兩個課時放學,把孩子放在學校監管,我們老師是有意見的。老師早上8:00上班,下午5:00放學,一天下來已經比較累了,現在如果還要再延長上兩個課時的班,工作戰線很長,工作強度吃不消。而且延時放學,老師、學校的安全壓力也會增大,畢竟存在看管問題。即便交由第三方服務機構來學校支援,也是需要解決這個問題。

其次,我瞭解的,學生自身也有一些課後興趣班,增加在校時間等於減少那部分的時間。可能家長也有自己考量取捨。

第三,整體下午放學回家的時間延遲,對於孩子的晚餐時間、作息時間、家長與孩子的親子交流溝通好不好呢?我對此存疑。

我認為,學生也是早八晚四,甚至晚五才能離開學校,孩子的課餘生活應多姿多彩,還是別局限在校園裏了吧。教師子女也希望父母去掉“教師”身份,好好陪伴他們。

●羅湖資深老師馬老師:不能簡單地把責任推給學校,推給老師

我覺得不能簡單地把責任推給學校,推給老師。老師早上7點多就到校了,上班時間已經很長,如果要求延時放學,解決與家長上班同步問題的話,那麼老師可否享受公務員待遇改為早上9點上班呢?

如果延遲兩個課時放學,由老師組織學生去少年宮、去社區參加活動的話,那也不可能天天組織這樣的活動吧。如果又不能佈置任何形式的作業的話,那麼學生留在學校不是在浪費時間嗎?家長可能更希望學生課後自主地參加一些社區的活動或課後的補習,而不是交由學校來安排這些。延時放學同時也會增加學生的負擔,學生也不想在學校待的時間過長,他們也有自己想做的事。

現在在外補課的多半也不是在校的老師,是機構的老師。老師的義務不是幫家長看孩子,所以不能把家長的負擔推到老師身上。

家長也有話説

●洪湖小學家長付女士:

不是很支持,老師上班時間也有限,延遲放學孩子誰來管?孩子在校的學習效果和質量怎麼保證?如果和現在的四點半一樣的話,孩子整天啷哩個啷,我們父母更是得每天找娃補課了。相對來説,四年級以上的高年級學生大多都有課外補習班或興趣班,有的甚至是2-3個,延遲放學對這些有課外輔導的孩子來説不太現實。

●洪湖小學林姓家長:

問題是老師也有娃,真這樣沒啥作用,很不現實,到時候又是形式主義,像四點半課堂那樣,外包,娃帶回一堆報班二維碼。而且,孩子如果去公益性質的地方(學校附近少年宮或美術館等),那裏的工作人員也得加班,而組織孩子們去,安全問題又上升一個大高度。社區也有寫作業的地方,問題是“粥太少”。

●洪湖小學肖姓家長:

點贊!幫助輔導孩子的家庭作業,為家長減負,這點挺好的。

●東昌小學柏姓家長:

如果將小學下午4點放學延遲到6點,這對普通上班家庭來説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小學課外時間很重要,如果學校可以開一些質量比較高的藝術類興趣班,培養學生的文體素質,我會比較支持;初中學生的話,希望能有個晚自習,孩子吃完飯可以在學校自主做作業,孩子也有這個需求,畢竟升學壓力挺大的。

11月25日前,三種方式請您提意見

對此,你有什麼建議和觀點?《深圳市義務教育階段學校課後延時服務實施意見(徵求意見稿)》現正公開徵求社會公眾意見。有關單位和社會各界人士可在2020年11月25日前,通過以下方式發出你的聲音:

(一)通過電子郵件方式將意見發送至電子郵箱:deyutiyi@sz.edu.cn;

(二)通過信函方式將意見郵寄(為準確送達,建議使用EMS郵寄)至:深圳市福田區市民中心C區2077室,郵政編碼:518035,收件單位:深圳市教育局德體衞藝處,請於公告截止時間前提交(以郵戳時間準),並在封面註明“課後延時服務意見”字樣;

(三)通過傳真方式發送至:0755-88120325。


[編輯:劉婷]